金正恩阅兵 新导弹亮相

  一
  “爆炸大新闻,劲爆大新闻!”咸湿欢和好色龙刚从外面一回到教室,就向我和林秀邦宣布说,“好色龙同学今天竟然收到一件极品猪扒的情书耶!”
  咸湿欢口中的“好色龙”——自然是我们的好同学——龙俊宇,此时他正红着脸捂嘴偷偷地、嘿嘿地傻笑。
  “哈,不会吧?”林秀邦一脸的不相信,看着好色龙,又看看咸湿欢,最后才问我。
  “是吗?没理由的啊,好色龙读书又不聪明长得又不帅身材更不高大威猛,怎么可能——”讲到这里,我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会打击到好色龙的自尊心,于是忙捂住了嘴巴。
  果然,好色龙有点郁闷地抓了抓头皮,尴尬地露出他难得一见的腼腆笑容。
  咸湿欢明明一脸的醋意,最近几天他跟何小曼詹姆斯:最后一球除了乔治谁都可以投在冷战,他的同学——阿郎,居然在这么一段短短的时间里成功上2005年是什么生肖年份位,抱得美人归。这时的咸湿欢眼里只有这件好事可以驱使他前几天阴郁的阴霾,还装出十分热心的样子。
  他大声对好色龙说,“龙哥,他们不相信!你把那个猪扒刚才递给你的情书拿出来给他们看!”
  “猪——猪扒?”我有点不解。
  林秀邦捅了我一下,然后靠近我耳边,我恍然大悟——咳咳,猪扒!
  咸湿欢笑得前仰后合,他一边夸张地笑,一边比画着描述说,刚才他和好色龙经过厕所走廊时,一个矮胖的女生像球一样“滚”到他俩面前,劈头就塞了一张纸到好色龙手里,然后冲好色龙害羞地一笑,一扭水桶腰,又“滚”回到她自己的教室里去了。

  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